第二十五章 灵兽出世

墓室门上雕着一对鹿。

这是小木从未见到过的。通常墓室门上雕刻武士、菩萨、猛兽甚至雕花,但从未有人雕过鹿。难道跟这白鹿原有关系?眼前这对鹿与众不同,长着颇为夸张的鹿角,几乎要刺破祥云。

营长在旁边催促:“别磨蹭!快点把门打开!”

大伙摩拳擦掌,小木掏出特制的工具,沿着墓室门的缝隙插进去。工具像把叉子,还有个钢丝套圈,能把顶门石挪开。这是盗墓老手才能干的,小木折腾半个多钟头,大汗淋漓,这才让墓室门松动了。

小心翼翼地推开门,头顶掉下一块大条石。幸好小木已有准备,及时闪身躲开,否则必被砸死。一阵黑烟从地宫中腾起,士兵们纷纷戴上防毒面具。彼此看着,都像妖魔鬼怪。

营长开了句玩笑:“别搞到最后,不是诈尸吓人,而是戴防毒面具的人把鬼吓死了。”

照例还是小木走在最前头,用烛火探路,确认氧气足够。这地宫狭长,两边布满唐朝壁画。好像还有复杂的情节,但都来不及细看。他唯独记得一点,壁画里有个身着皇帝衣冠的女人,画得不合比例的高大,估计就是女皇武则天。

地宫中摆着好多陶瓮,塞满朽烂的古书。唐朝刚发明雕版印刷术,应该还没普及,书册都是手抄的卷轴。还有好些书画,不晓得有没有王羲之的真迹。士兵们大多目不识丁,觉得这些破纸不值一文。

小木看到一副石头围棋,黑白子分别用两种颜色的玉石做成。还有一副木头象棋,车马炮齐全,就跟现在一样。奇怪的是,这块象棋盘上摆出个奇特的残局,似乎已拼杀到了最关键时刻,仿佛刚才还有两个鬼魂对弈。恰巧营长会下象棋,用马灯照着棋盘说:“这个红方是不是要被将死了呢?”

有个士兵喊了声:“快看这些是啥玩意儿?”

又一个陶瓮中,摆着拨浪鼓、不倒翁、小炉灶、六角风车、小花篮、小笊篱、铃铛、八卦盘、竹蛇、面具、风筝桄、小竹椅、拍板、长柄棒槌、陀螺球……

“嘿!都是俺们小时候的玩具呢!”

士兵们交头接耳起来:“你看还有这些小娃娃。”

原来是一大堆唐三彩的孩童俑,小木由此判断——墓主人是个儿童,顶多是少年。骤然响起一声惨叫,连续多声枪响。霎时,弹雨横飞,小木魂飞魄散,连忙跳进瓮缸内躲起来。

地宫深处,飞出一团晶莹剔透的火球。远看如燃烧的琉璃,旋转着撞到入侵者身上,瞬间将人浑身点燃。那火焰貌似温度极高,不消两三秒钟,也无须拉风箱助力,已把人体皮肉烧烂,剩下清晰可辨的白骨,紧接着烧成焦炭,地上只剩一片灰烬而已。那火球上下翻飞,似乎被人精准操控,几番轮转,依次把士兵们烧化,此起彼伏的惨叫声,都只一晃而过。

营长毫无目标地往黑暗中射击,转身往地宫门口逃去,但火球已击穿他后背,又从前胸飞出。他摘下防毒面具,发现自己胸口竟被烧出个大洞口,前后透亮,什么心啊、肺啊、脊椎啊,全都烟消云散。营长似乎还活着,脑袋倒吊下来,惊恐地穿过胸口往后看,只见背后的地宫之中,走来一只镇墓神兽。

远看恍若猛犬,浑身散发金光,又像一头幼年水牛。四条粗腿踩着青石地砖,竟未发出任何声响,仿佛踏空飘浮而来。地宫中散落数只马灯,渐渐照亮怪物头顶的一对犄角。不是简单的牛角,而是如树枝般分了好几个杈,更像鹿角。底下露出一张不可形容的怪兽之脸。

这是营长的眼珠子里,这辈子最后见到的事物,随后倒地身亡。

地宫内唯一的活人,只有躲在瓮缸内的土夫子小木。他微微探出脑袋,从侧面看到了那怪物的全身——

头像年画上的龙,长着一对巍峨的雪白鹿角。一双铜铃般的眼睛,发出绿幽幽的光。脖子上长满赤色鬃毛,就像狮子或者藏獒。身体呈现多重颜色,时而金光闪闪,时而又通体雪白,时而跟鬃毛一样呈红棕色。也许是豹纹的皮毛,也许是鳞片,就像披挂上了鱼鳞甲片,只有腰腹部是光滑的。它的四肢粗短,踩着类似虎豹的爪子。最后,还有一簇赤色狮尾,末端像个圆球,好似衙门口的石狮子。但看整个身体,又像缩小版的麋鹿。

不,它不是缩小版,而是幼年版。就像小水牛和小象,生下来体形就超过成年猫犬。小木想起刚才所见玩具,说明墓主人是个儿童,镇墓兽说不定也是幼兽。尚未成年的形态,从头部、四肢与身体的比例,都可看出端倪。比如人类孩童时期,最大的总是脑袋,鼻子与四肢也比较短小,然后才慢慢长高……按照眼前的比例,如果它最终长大成年,必是一只庞然大物。

出乎意料,它的行动颇为敏捷,无须借助灯光,就能看到幽暗角落里的一切。

它看到了戴着防毒面具的小木。

小木第一次亲眼看见镇墓兽,但他的内心冰凉,心想这也将是最后一次目睹。

这头幼兽张开嘴巴,没有想象中的血盆大口,而是一排粗大的门齿,不像野狗有锋利的犬齿。农村长大的小木明白,这不是会咬人的牲口。还没来得及庆幸,它的喉咙里喷出一个火球。

燃烧的绿琉璃。

躲在瓮缸里的小木,下意识地抬起左手阻挡。瞬间,火球烧化了他的左手无名指。钻心剧痛之后,火焰却没有蔓延到身上。小木的中指套着一枚玉指环,才从瓮缸底下拣出来的——这枚玉指环救了他的命。

小镇墓兽盯着这枚指环,认定原本为墓主人所有,它抬起前爪想要抢回来。为保住剩下的四根手指,小木迅速把指环摘下,扔出了唐三彩瓮缸。

玉指环的分量不轻,迅速飞入黑暗之中。幼兽居然四蹄腾空,跳起来用嘴巴接住玉指环,宛如马戏团的驯兽表演,否则玉指环摔到地砖上必碎无疑。

小木心想完蛋了,这怪物会来找他算账的。果然,镇墓兽的鹿角和脑袋,重新出现在瓮缸上方……

千钧一发之时,一记枪声打破了地宫的死寂。小木看到幼兽的头部,恰好被一枚子弹击中。弹头却在皮肉上弹开,滚落到地上发出金属回响。

镇墓兽回头看向地宫门口。

旅长来了。他穿着深蓝色北洋军服,大盖帽上的五角星徽章排列着红、黄、蓝、白、黑五种颜色。手上一支勃朗宁枪,还在冒着硝烟呢。他的身后跟着大队人马,架着一挺德国造马克沁重机枪。还有一架探照灯,直刺怪物的双眼。

幼兽撒开四条腿,冲向来自20世纪的不速之客,还没来得及张嘴喷火,机关枪打响了。

世界安静了。

这座一千三百年前的古墓,连同整个唐朝都安静了。

只剩下子弹在空气中的呼啸声,撞击到金属的碰撞声和爆裂声……

马克沁重机枪,容弹量333发、6.4米帆布弹带,理论射速每分钟600发,可在一分钟内摧倒一棵大树,也可以毁灭一支军队。它是同时代最厉害的杀人机器之一,彼时彼刻,正在欧洲的堑壕与铁丝网背后,屠杀着数百万计的白种男儿。

士兵们又投掷出几十枚手榴弹,等到马克沁机关枪的两条子弹带打光,地宫已被彻底摧毁。地砖上堆满金属弹壳,硝烟味弥漫,就像过年的烟花爆竹燃放过后。小木再次从瓮缸中探出头来,隔着烟雾,看到小镇墓兽浑身布满弹孔,仿佛被乱箭穿心的名将,又如特洛伊城下被射中足踵的阿喀琉斯,轰然倒地。

无数士兵端着刺刀冲上来,又对准幼兽一阵狂刺,似乎想把这头畜生分尸,为烧化了的兄弟们报仇。小木想起自己被烧掉的手指头,疼得“嗷嗷”直叫,他被卫生兵救出来,迅速消毒并用纱布包上。

旅长摘下北洋的军帽,看着被制伏的镇墓兽说:“这不是那个那个……四不相?”

小木被搀扶到旁边,也看了一眼说:“是有点那意思!传说中的四不相:似龙非龙、似凤非凤、似麒非麒、似龟非龟。”

“很坚硬的甲片啊!”旅长真是胆大,竟在幼兽后背的鳞片上敲了敲,果然发出金属的声音,“这玩意儿是金属的!在地下一千多年都没生锈,又是金光灿灿的,估计是青铜。”

旅长说,他们在地面上等了大半天,眼看天都黑了,便决定派遣第二拨人下去。这回是旅长亲自带队,抓阄了一百名士兵,携带了马克沁机关枪。他们也遇到那段积水,罔象出来吃人。好在有机关枪,直接往水里打了一长带子弹,彻底压制住了那些水怪。他们派人从地面运来石头与泥土,直接把积水全部填平,这才安全通过。

旅长得意地吹了吹枪口,说自己在降妖除魔,为民除害。士兵们无法肢解小镇墓兽,只得用铁链条把它牢牢捆住。

继续前进,直到地宫尽头,须弥座的棺床上,放着一副巨大的梓木棺椁。